400-601-6111
聯系AG视讯作弊揭秘
服務熱線
400-601-6111
地址: 重庆九龙坡二郎科城路金贸中心11-5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工程行業十大痛點,2020建築業這條路該怎麽走?
浏覽: 發布日期:2020-01-07

很多建企負責人調侃道,如今幹工程已經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你不幹,那就等著活活餓死;你要是硬著頭皮幹,那就有可能虧死,整不好還有可能觸犯法律。這種現象如果用當下流行詞來形容,那就是“建企的尬舞”。

痛點一:低價中標

低價中標一直以來都是建企的緊箍咒,你不低價中不了標,你低價了,要虧。

雖然AG视讯作弊揭秘都知道低價中標“餓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甲方”,但是只要是在低價中標這一遊戲規則裏,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其次盡管這幾年的人工成本、材料價格不斷上漲,但工程定額一直沒更新,而更惱火的是中標價格反而越來越低,在這種情況下,能做出優良的工程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你不覺得嗎?

中標價格低,進場後利潤空間也被壓榨,建設方出于成本考慮,進場前經過幾輪優化,進場後還要拉著總包來出謀劃策,這個工程做法取消、那個工程做法變薄一點!無梁樓蓋取消暗梁,這是偷工減料,出了事就是謀財害命!還把責任分攤給了設計和施工單位!你不幹,有人排著隊等著幹!你講原則,那就准備餓死!不但增加了施工方難度,利潤空間也進一步被壓榨!由此有産生了不少豆腐渣工程!

痛點二:營改增的痛

說到營改增,全國各地的所有工程施工單位,不論是老板,還是財務人員,特別是挂靠的單位(雖然不允許,但實際大量存在),都叫苦不叠,基本都是一片罵聲。

本來,工程行業的利潤率就很低了,每個項目淨利潤能到10個點就阿彌陀佛了,而且還要確保2-3年內能把所有工程款都完全要回來。後來營改增了,說是爲了降低企業的稅負,可是,建築企業面臨的,卻是一個更加麻煩的局面。

因爲,原來這行業的激烈競爭,造成很多工程只能低價中標或低于成本價中標,也就是基本沒有利潤或者是項目到手的時候就是虧的。抛開那些不正當的偷工減料的方法,基本各公司采取的就是買材料不開票的方法。你去任何一個建材市場或廠家,開票一個價,不開票一個價。在以前的稅制下,很多工程單位都不開票,反正稅就是那3個多點,固定的,你自己能省的成本當然要省了。

到了稅改後,雖然可以增值稅抵扣,但是你買材料時,如果想開材料票抵扣,就會面臨材料費用上漲6個點甚至更多。另外,稅負沒有得到多少實惠不說,還麻煩了(要求三流合一)。

其次,營改增對承包商尤其是分包商的施工管理及利潤率産生了很大的沖擊,但是工程分包甚至大包的格局在相當長時間內仍然很難改變。由于預算造價中包含11%的增值稅,承包商的壓力不算特別大,因爲他可以把擔子甩給分包商,讓分包商提供相關的抵扣發票,老項目3%的簡易征收稅率還能輕松應付。但是對于分包商來說,營改增可以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比如你工地需要臨時買點沙子,路邊一農民開一拖拉機賣沙子,哪裏來的發票?而且餐飲等發票入賬還不讓達到一定比例,這一點,在工程行業讓很多人不滿。因爲工程行業可能是好幾年沒有工程幹,但這幾年裏不可能沒有前期經營費用吧,不可能沒有各種花銷吧,比如一般工程的投標參與,就是幾萬的成本,你要是總投標不中,僅這開銷就非常巨大了。但是,稅務一句話,你沒有工程進項,你幹嘛這麽多開銷,不行,不許入賬!

那AG视讯作弊揭秘肯定心裏有怨言啊:我特麽自己公司賺的錢,我愛怎麽花是我的事,你憑什麽不讓我做成本?我花錢了,你不讓我入成本,天理何在?而且,哪怕是我去飯店沒有吃飯,只是開了張票,但是,這票是飯店開的,飯店也已經納稅了啊,爲什麽要不許我入賬,我也是花了錢啊!

營改增後分包商面臨的挑戰巨大,從以前稅率基本爲零,到現在稅率6%,甚至是8%;從以前運營一個公司就可以,到現在需要運營勞務公司、機械租賃公司、材料公司等等,所需要的日常管理運營費用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了。

所以,現在的工程行業已經陷入到左右爲難的情況,完全按稅務規矩辦事,幾乎是白忙活,不按規矩辦,那就是違法犯罪,要坐牢的,你叫AG视讯作弊揭秘上哪裏去說理去?

痛點三:違法分包

我國的《建築法》、《招標投標法》、《合同法》都明文規定建築工程主體部分不能分包,分包的其他部分要經過業主的同意。但那是理想狀態中的,而現實中是不可能實現的。

舉個很現實的例子,比如:從一些企業的産值和人數上都能很明顯看出端倪,例如某央企2016年産值爲18612億,該企業總人數約爲25萬,人均産值約爲740萬,這麽高的人均産值不分包怎麽可能完成?

那麽違法分包之所以長期存在,肯定是有根源的。AG视讯作弊揭秘都知道能夠參與大型工程項目投標的特級資質、一級資質企業雖然在技術管理方面具有優勢,但是在勞務及機械設備資源方面卻是他們的薄弱環節。而資質級別較低的企業卻往往擁有整合機械設備和勞務資源的優勢,因此主體工程乃至全部工程分包(俗稱“大包”)長期存在都是很普遍的現象,只不過通過各種方法包裝成合法的形式,而每當發生質量、安全事故,一查就是怪違法分包,因此一個作爲幕後英雄的分包商爲祖國的基礎設施建設立下了汗馬功勞,卻被嘲諷爲“二奶”。

痛點四:過高的分包提成

上面說了,違法分包不可避免。那麽只要是分包,就肯定會存在分包利益的劃分(管理費的提成)。而在利益面前,人心都是黑的,有的企業爲了謀取利潤,將本身就已經是低價中標的、沒有多大利潤的項目,轉包甩給他人,自己按一定的比例抽取管理費提成,而管理的抽成更是高的離譜,有的甚至已經達到了驚人的40%,至于施工成本、工程質量、竣工驗收等一些問題,其一概不理。

正是由于管理費提取比例過高,擠壓了分包商的成本,分包商不得不使用低價劣質的材料或者是通過施工中的合理變更來保證自己不虧本。而使用劣質材料的下場就是下一個奧凱(相關新聞:《奧凱電纜老大王志偉跪地道歉,擋不住大批客戶名單曝光》),施工單位也吃不了兜著走。AG视讯作弊揭秘都知道很多時候成本就是質量,你說這麽高的管理費提成,叫分包單位怎能幹出合格的工程。

有些有良心的承包商對于工程變更款會“手下留情”,而有些黑心的則不然,看到分包單位靠自己的努力跑下來的變更款也要抽取管理費。你說叫分包單位怎麽生存?這簡直就是不讓活的節奏!

痛點五:材料單價上漲,卻不給調

衆所周知,建設工程的材料費通常占工程造價比重比較大,大約在60%至70%左右。所以工程施工中材料的單價變化,直接決定著建企的“生死存亡”。而AG视讯作弊揭秘都知道工程施工過程中,鋼材、混凝土、水泥、河沙、石子等材料的價格隨時都有可能隨著外部條件出現漲跌變化。而有些時候作爲一些項目的發包方,根本不考慮這一因素,出現材料價格上漲也不給調差。

例如:安徽省就出现因材料上涨超出施工单位所能承受的范围而出现施工企业联名上书政府求助。因为安徽省自 2007 年以来,政府投资项目均采用材料包死合同模式,即固定材料价格。与甲方签订的施工合同里,有关 " 价格调整 " 子目中,均约定 " 不予调整 ",这意味着,一旦建材价格出现大幅上涨,中标企业将承担巨大的风险。

痛點六:質量終身責任制

自從2014年8月25日,由國家住建部印發的《建築工程五方責任主體項目負責人質量終身責任追究暫行辦法》(後簡稱《辦法》)正式實施以後,很多公司就開始出現建造師,尤其是年輕的建造師不願意參與項目招投標、出任項目經理的情況,而這一情況已經開始影響到公司的正常經營管理。

質量終身責任制就是對其管理的項目質量負有終身責任,一旦項目出現質量問題,你輕則可能被吊銷執業資格證書、罰款上百萬元,重則甚至還可能面臨牢獄之災。

項目經理在項目中獲得的報酬僅僅只是一份正常的工資(撈偏門的除外),但卻要對整個項目質量負終身責任。也就是說,他在工作中獲得的報酬與他可能要承擔的責任,以及可能面臨的職業、人生風險是不對等的。這就是所謂的:拿著賣白菜的錢,卻操著賣白粉的心,換誰誰樂意呢?

痛点七:文明施工 环保加码 扬尘管控

現在幹工程和以往完全不一樣,不管有沒有用、合理不合理。業主一句話,攪拌站連粉倉給我一起全部封閉,項目部駐地建設要有綠化、運動設施(籃球場、足球場)、停車位、還要美觀大方等一系列額外要求。這些在以前都是無關緊要的,只要工程進展順利,不出安全事故就可以了。

當然AG视讯作弊揭秘不是說工地標准化不對,而是如今對標准化的高要求,直接導致施工單位的成本增加了20%-30%,而項目的中標價格卻沒有跟著水漲船高,還是原來的價格,那施工單位哪裏來的利潤,只能是從主體工程施工中來呗,你懂得呗!

揚塵管控一刀切,PM2.5超標,建築業被“誤殺”,三天兩頭停工,機械費、人工費、資金成本無形中損失慘重!

痛點八:民工搭夥做飯都要被罰款

江蘇衛視《新聞360》報道,南京農民工搭夥做飯被罰款15萬,建築人關注。由于這些人農民工都是外來務工人員,且都是來自農村地區,做的都是體力活掙得勞力錢,所以根本不舍得外出去飯店吃飯,一群人爲了省錢就選擇在出租房裏以120元/天的標准搭夥做飯,但此舉被南京建邺區市場監管局以“無照經營食堂”的名義處罰15.5萬元。

很多網友對此就表示不服了,戲稱:這種執法簡直比冬天還冷、以後一大家人都不敢在一起搭夥吃飯了、四川那麽多壩壩院你去罰款啊!事情雖小,但是從另一方面折射出建築業的艱難,任何一個部門都可能掐著你的脖子,讓你喘不過氣。

痛点九:收款 多么痛的领悟

一到收款,建築企業無論是土建、裝飾、管道、消防還是其他的建築分項企業,過程中困難程度不言而喻。到處都是要錢的大軍穿梭在城市間。這時,各個企業的老板無疑是最爲難過的。

國字頭央企或者國企建築企業日子比私營企業要好過些。這些在于他們有良性的自己控制計劃及清欠管理制度,並且有財政方面的支持。私營企業的生存則是水深火熱,完全在于企業主自己的能力。

痛點十:用工荒只會更加嚴重

工地招不到農民工,近日,北京一些在建工地爲了招到合適的工人,開出了一天500元的標准,但是還是很難招到合適的工人。

隨著在建工地的增多,特別是有技術含量的工作崗位,招工難已經成爲了普遍現象。而農村生活的改善,年輕人80、90後都不願出來打工,現在出來幹活的多爲40至60歲左右的農民工。

傳統的農民工,特別是年輕、有一定知識化的人,很快進入了生産企業,不願意在工地上吃苦。

“因爲工程相同,很多企業之間彼此挖人的現象也存在,以前技術工種260元,現在用工成本增加500一天都很難找到人。”一位施工企業負責人說。

AG视讯作弊揭秘傳統意義上認爲的農民工,不願意打長工是怕得不到工錢,而現在隨著各種制度的完善,欠薪已經不再成爲農民工最大的煩惱。隨著農民工主力軍80、90後的年齡增長,都需要結婚生子考慮以後,所以“壯勞力”也越來越少。

“以前打小工一天160,歲數大了幹保潔比較輕松一個月也有4500元的收入,年紀大點的也不願意去工地了。”

隨著務工農民工年齡增長,很多年紀較大的農民工已經不再把工地當做打工首選。

用工荒只是開始,用工價會進一步飙升!

聯系電話:400-601-6111

公司地址:重慶九龍坡二郎科城路金貿中心11-5

? 2016 重慶AG视讯作弊揭秘節能科技有限公司页面版权所有 友情提示: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聯系AG视讯作弊揭秘 渝ICP备16005673号 公安备案号:50010702501561工信部網站